首页 资讯 商业 政法 旅游 访谈 校园 星秀 教育 美容

社会

旗下栏目: 时政 娱乐 社会 事件

南京农大MBA:一辈子做好一件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25
摘要:打开南京农业大学经管学院钟甫宁教授的工作经历,会发现这位有着近40年治学经验的老教授,工作履历却十分单一:

【摘要】打开南京农业大学经管学院钟甫宁教授的工作经历,会发现这位有着近40年治学经验的老教授,工作履历却十分单一:

上个世纪80年代从加拿大获得博士学位后,钟老师一直在南京农业大学担任教师至今。

虽然他如今头衔众多,兼任着

>>>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农林经济管理学科评议组召集人

>>> 教育部高等学校农林经济与管理类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

>>> 中国农业经济学会副会长

>>> 江苏省经济学会副会长

>>> 江苏省农业经济学会副会长

>>> Agricultural Economics编委

>>> Canadi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Economics 编委等等

>>> 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

但是他的本职工作,一以贯之,从未改变。

宁缺毋滥是南农人治学的传统

1982年,教育部(国家教委)委托南京农业大学代招30多名研究生委培出国留学。这批学生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批公派留学的研究生,在当时可以算是名副其实的高端人才,回国后还将由国家分配工作。在那个大学生被称为“天之骄子”的年代,这批人可谓是“骄子中的骄子”,有报名资格的年轻人无不跃跃欲试,选中的无疑是个中翘楚。

当时的南京农学院(南京农业大学前身)农经系有6个委培名额,面向全国招生。农经系的学者一如既往地秉持严格要求、宁缺毋滥的态度,最后放弃了一个名额,在众多报名者中只挑选了5名研究生,钟甫宁幸运的成为这五分之一。

回忆那个年代的经历,钟甫宁不无感慨,他告诉记者,那个年代的农经人,和所有南农人一样,无论是教学还是科研,都坚持宁缺毋滥的态度,坚守着自己的底线。

有一种不悔,叫“南农初心”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春风从农村吹到城市,每个角落的活力都在逐步释放。1988年9月,邓小平同志睿智地指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学研究的重要作用被聚焦到全国人民的视线中来。

1989年,从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钟甫宁,揣着一张沉甸甸的毕业证和满腔的抱负回到祖国。那时候,一同回来的年轻同学们都是一样的踌躇满志,他们当中大多数人迫切地希望能尽快投入到建设祖国的第一线去,不约而同选择了留在北京的政府机关或是科研院所。

也许是个性使然,也许是想法独到。钟老师告诉记者,一方面,自己愿意在学术里钻研进去,而相对于首都,南京更有做研究的纯粹氛围,另一方面,当时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刚刚起步,需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他更希望自己能帮助更多、更年轻学者投身科研、参与科研,留在高校更适合自己。

此外,母校南京农业大学的校风和氛围,尤其是南农人近乎执着的朴实,也吸引着年轻的钟甫宁。钟甫宁说,南农人有着一种自己很欣赏的“执拗劲儿”。

上世纪90年代后期钟甫宁开始在当时的经贸学院兼任管理职务。有一次,教育部派来一个考察组,其中一名专家是经贸学院朱唐老师50年代在金陵大学和人民大学求学期间的同学,已经多年不见。考察结束之际,钟老师几次邀请朱老师一同参加公务便餐,便于同学叙旧,都被朱老师婉拒。

最后安排学校专车送考察组去机场时,钟老师建议朱老师随车送行,抓住最后的机会好好聊聊。朱老师还是拒绝了,他坚持不能沾公家哪怕一点便宜,硬是花了快半个月的工资,自费打车送专家组的同学到机场。他说,坐在自费的车上叙同学情谊,更加心情舒畅。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钟老师还是学院的一名普通教师。一次,他和学校一名副校级领导一起出差到北京参加学术会议,住在同一个标间里。半夜,钟老师一觉醒来,发现隔壁的床上没有人。而这位校领导搬了个凳子,正坐在卫生间的洗脸台上准备会议材料。卫生间昏暗的灯光下,他轻轻敲击键盘,生怕打扰钟老师休息。一位学校的主要领导干部,对一名普通教师的体贴如此,一时间让钟老师感慨万分。

钟甫宁说,在南农学校工作了几十年,类似的人和事经常碰见。正是这样的人和这样的南农精神,这样的南农“初心”,每每让自己觉得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是值得的。

最大的成绩是培养出来的学生

从教几十年,钟甫宁老师已经是桃李满天下,不少学生已成长为农经学科的“一方诸侯”。每次参加农经学科的学术会议,不论是国内的,还是国际的,会后最开心的,就是和从五湖四海集聚过来共同参会的曾经的学生们合影,学术会最后都办成了钟老师的“师门会”。

钟甫宁坚持认为,学校的主要任务是培育人才,而不是做科研;在学校,教育是目的,科研是手段,而不能本末倒置。几十年来,他也一直坚持和践行着自己的这个治学方针。

1989年的时候,南农甚至全国的农经专业研究生培养还处在最原始的起步阶段,连一个像样的研究生培养教学方案都拿不出来,本科教学也亟待完善,学校对农经类等各专业的高级人才如饥似渴。钟甫宁回到母校,就承担了本专业学生的西方经济学、研究方法论、数量经济分析等主干课程的教学,顶起了农经主干课的“半边江山”。

他还结合自己在国外的求学经历和国内教学经验,牵头制定了第一个全国性农经研究生培养方案大纲,为南农乃至全国的农经研究生培养工作框定了模式范本,奠定了最初的基础。后来,以这个方案为基础和重要内容的教学工作,还曾获全国教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谈到培养学生,钟甫宁认为,每个学生,尤其是研究生,应该都是能够独立解决问题的主体,而不是导师的“打工仔”。他非常反对学生根据导师的课题做自己的学位论文,他要求学生一定要学会建立自己的研究方向,而不是只会给导师打工。研究生不是导师的工具,应该有自主研究的意识,具备自主发现问题、提炼问题、建立研究框架的能力。

在学位论文开题答辩中,即使是国家级课题支撑的学位论文,如果不能找到学生自己的研究方向,也会被钟老师否决掉。曾经有名 学生在职读研,学习用功,入学时笔试成绩和博士资格考试成绩均名列前茅,但由于独立研究能力不强,研究工作的创新性达不到要求,经常被钟老师训哭。不过,良药总苦口,严师出高徒,如今,这位学生已经成了某高校农经学科带头人。

要集中精力做学术研究

形成农经领域的“南农思想”

南京农大MBA:一辈子做好一件事

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