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商业 政法 旅游 访谈 校园 星秀 教育 美容

资讯

旗下栏目: 时政 娱乐 社会 事件

瑞海公司背后的隐秘:真正的老板是谁

来源:视图网 作者:小霞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8-20
摘要:这是一场剧烈爆炸后的伤口:巨大的圆形深坑,盛满灰绿色的水,横七竖八的红色蓝色集装箱,扭曲甚至折叠着散落在深坑周围,更远处则凌乱地堆成一座小山,一柱细细的黑烟,向上、扩散,随风弥漫成灰色,淡淡地笼罩在废墟上。偶尔,一队身着防化服、佩戴防毒面

这是一场剧烈爆炸后的伤口:巨大的圆形深坑,盛满灰绿色的水,横七竖八的红色蓝色集装箱,扭曲甚至折叠着散落在深坑周围,更远处则凌乱地堆成一座小山,一柱细细的黑烟,向上、扩散,随风弥漫成灰色,淡淡地笼罩在废墟上。偶尔,一队身着防化服、佩戴防毒面具的人员出现在空地上,转身又投入到废墟之中,远处传来推土机或挖掘机等重型器械作业的轰响。两幢灰黄的高楼,靠近深坑的一面,外墙已被熏得斑驳,窗子上的玻璃一块不剩,仿佛一只只惊恐的眼睛,注视着这个巨型深坑。

这是2015年8月17日下午,天津港物流工业园西南侧的天津东疆港瑞海国际物流公司(以下简称瑞海物流)的所在地,这是天津港口一家以危险品货物集装箱中转为主要业务的民营公司。

8月12日深夜23:34分,这里接连发生了两次爆炸,时间相距不到30秒,腾空而起的蘑菇云夹裹着四溅的火花,巨大的冲击波波及方圆5公里内的所有建筑:简易工房被气浪冲压垮塌,钢筋水泥混筑建筑中的门框多被挤压变形。中国地震台网亦清晰地收录到了两次爆炸的震波反应,一次相当于2.3级地震,第二次相当于2.9级地震。

据天津官方统计,截至8月18日9时,已发现遇难者114人,确认身份83人,其中公安消防人员18人,天津港消防人员32人,民警6人,其他人员27人;未确认身份31人。失联人数57人,其中公安消防人员6人,天津港消防人员46人,民警5人,住院治疗692人,其中危重20人,重症37人。

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长牛跃光8月17日接受央视《焦点访谈》采访时表示,据调查,爆炸当日在瑞海物流存放的危化品达40余种,包括700吨氰化钠、800吨硝酸铵和500吨左右的硝酸钾,目前能够确认的危化品数量达3000吨。

巨大的深坑,惨重的伤亡,仍未消散的烟霾,使人们不禁疑惑:瑞海物流究竟是一家怎样的企业?它怎能获得储运如此大量危化品的资质?又如何能够建设在距离居民区仅数百米的区域?

当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代表习近平总书记赴天津港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现场,看望慰问消防队员、救援官兵和伤员及受灾群众,并就下一步救援救治、善后处置和安全生产工作作出部署。

李克强说,对事故要彻查追责,给遇难者家属和历史一个交代;对牺牲的现役和非现役的消防人员,要一视同仁给与荣誉,一视同仁做好家属抚恤,英雄没有“编外”。

神秘的幕后股东

今年47岁的邱宏伟刚到瑞海物流工作不到10天。8月初,他在58同城上看到招聘广告后,就一个人背着行李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来到了天津滨海新区,成为瑞海物流的一名叉车工。

回忆起初到瑞海物流时的印象,他对一切都很满意:公司包吃包住,有两个大仓库,一个中转仓库,每天数十辆大货车往来,货物很多,看起来经营得很有声色。尽管他还没有完全熟悉所搬运物品的复杂的化学品名称,但他仍然信心满满,“慢慢就记得了,反正我有特殊车辆驾驶证。”他还想着过一段时间,把女儿也接过来。

据瑞海物流官网介绍,这家以危险品货物集装箱中转为主要业务的民营公司,成立于2011年,是天津海事局指定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和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年货运吞吐量100万吨,年营业收入达3000万元以上。

将天津滨海打造成全国危化品物流集散地,是天津自2005年起致力发展的方向之一。资料显示,中国共有60个危化品重点县(市、区),天津就有三个区入围,滨海新区是其中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滨海新区共驻扎有各类危化品企业近1300家,但只有3家拥有危化品储运资质的物流公司,包括中化集团下属的中化天津滨海物流公司(以下简称中化滨海)和天津港中化危险品物流有限公司(新港中化),这两家都是国有大型企业,第三家,也是唯一拥有危化品储运资质的民营企业,就是瑞海物流。

当日,国家国家核生化应急救援官兵分组进入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现场核心区,开展搜救工作。图/新华

虽然瑞海物流在其官网上公布成立于2011年,然而,在工商注册信息中,瑞海物流注册时间为2012年11月28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两位股东分别名为李亮、舒铮,其中李亮认缴出资额2750万元,2013年1月22日实缴550万元;舒铮认缴出资额为2250万元,2013年1月22日实缴450万元。公示信息显示,这两位自然人股东均是“80后”,李亮出生于1981年,舒铮出生于1983年。在2012年注册时,李亮为公司法人代表。

但是,一位不愿具名的物流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李亮和舒铮不是瑞海物流真正的持有人,“他们两个都是代持股份。”这位人士透露,瑞海物流真正的股东有四个,但他只知道其中的两位,一个是中化滨海原总经理于学伟,另一个是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董培军的儿子。

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董培军确实有一个儿子,名叫董社轩,喜欢踢足球。一位曾和他一起踢球的朋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董社轩是个80后,一直自己做生意。

尽管在《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上交人社局劳动部门的《员工合同登记表》中,没有董社轩的名字,然而,搜索互联网可以看到,董社轩曾经作为“瑞海物流”足球队队长参加了滨海新区业余足协超级联赛。他的球衣号码为29号,从2014年9月到12月,他共参加了十多场比赛,进球一个。

另一位神秘股东于学伟,则在危化品物流业有着更为深厚的资源。据公开资料显示,于学伟曾在中化滨海工作多年,最终担任中化滨海总经理。

始建于1965年的中化滨海,隶属于中化集团公司,是天津港内唯一的危险品保税仓库、天津海事局指定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和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拥有14个危化品仓库,共计2.86万平方米,年营业收入6千万以上。2006年,中化滨海又与天津港物流发展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天津港中化,后者亦获得了存储危化品的资质。在天津物流圈内,更习惯将这两家企业称为“老中化库”和“新中化库”。

据知情人介绍,于学伟在中化滨海工作多年,业务能力强,人脉深厚,后来担任中化滨海总经理兼中化天津公司副总经理,在天津危化品物流业内举足轻重。于学伟在中化滨海曾一手主导成立了一个货代部,目前瑞海物流工商注册中的董事曹海军、董事总经理只峰、监事陈雅佺,都曾在这个部门工作。

2012年,于学伟突然离职,之前,中化天津公司原总经理王飞因涉嫌贪腐被查办。在当年11月28日,瑞海物流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

一位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正是因为于学伟多年在老中化积累的资源,使得瑞海物流注册成立后短短两年,就在央企把持的天津港危化物流产业中异军突起,获得不俗的业绩。

根据瑞海官网的介绍,在总占地面积4万余平方米的空间,瑞海的年货物吞吐量达100万吨,而中化滨海的物流占地空间达13万平方米,年吞吐量也只有60万吨。无论100万吨货物吞吐量的数据是否真实有效,于学伟的存在至少可以解释,中国最大的氰化钠生产企业河北诚信有限公司为何会将出口物流业务全权交由这个刚刚成立两年的民营企业。河北诚信也是爆炸当天瑞海物流堆场里那700吨氰化钠的货主。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爆炸发生后第二天,瑞海公司的总经理只峰、主管操作副经理曹海军、主管安全副经理尚庆春、主管业务副经理刘振国、主管财务副经理宋齐均已被警方控制。其中总经理只峰因为爆炸后受伤,一直在泰达医院的病房中昏迷,身边由两位公安人员实时监控,而因其一直不能唤醒,至今还没有对其录笔录。

而据天津市政府机关报《天津日报》8月18日最新报道,瑞海物流的董事长于学伟、副董事长董社轩等10人已于8月13日上午被控制。

在未获得资质前,便已违规经营

尽管瑞海物流在危化品物流业已经声名鹤起,但对于天津开发区消防中队特勤队消防员廖建成来讲,却完全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家仓库。所以,在8月12日夜里22:50分接到火警电话的时候,他没有意识到可能发生的危险。

“附近集装箱着火。”这是他联系的报警群众在电话里告诉他的全部内容。作为文书,他需要在每次出警前拿到总队下发的报警命令,一张A4纸,写着时间、地点,还有报警电话。报警时说的地点不一定全部都正确,出警消防队要和报警人反复确认地址。

特勤队出警,意味着火情重大。廖建成进入现场后,看到了露天堆场上有一大团火,但已无法分清具体的起火点。火光、浓烟,已做了四年消防兵的廖建成并不陌生。他也没有害怕的情绪。此前,他经历过的最危险的火情是2013年底天津西青区一起油罐起火事故。由于清楚地知道对手是油罐,并随时有可能发生爆炸,他们到场后采用消防泡沫灭火的方式。

据瑞海物流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的经营危化品种类包括了国家危险化学品分类管理要求中除第一类之外其余所有八类产品:第二类,压缩气体和液化气体(氩气、压缩天然气等);第三类,易燃液体(甲乙酮、乙酸乙酯等);第四类,易燃固体、自燃物品和遇湿易燃物品(硫磺、硝化纤维素、电石、硅钙合金等);第五类,氧化剂和有机过氧化物(硝酸钾、硝酸钠等);第六类,毒害品(氰化钠、甲苯二异氰酸酯等);第八、九类,腐蚀品、杂类(甲酸、磷酸、甲基磺酸、烧碱、硫化碱等)。

但是,瑞海物流并非从一开始就获得了仓储危化品的资质,尽管它从成立之初的目标就是成为一家港口危化品仓储公司。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获得资料显示,2012年11月底瑞海物流工商注册时,其许可经营范围是“仓储、装卸搬运等”。

紧接着,瑞海物流找到了天津爱兰德物流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租用爱兰德的港口货物堆场和仓库,租凭期限从2013年1月1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止。

然后,瑞海物流向天津交通运输与港口管理局(下简称交港局)提交了一份申请,要求在东疆港筹建危化品集装箱堆场。2013年1月18日,交港局做出了《关于瑞海公司拟筹建瑞海危险化学品(仓储)的批复》,同意瑞海物流筹建危险化学品集装箱堆场的申请,要求其按照《港口法》《港口经营管理规定》《港口危险货物安全管理规定》等要求办理后续手续。

2013年1月24日,瑞海物流获得了第一份《港口经营许可证,编号为(津)港经证(ZC-543-03-D),允许其在港区内从事仓储业务经营,但危化品除外。蹊跷的是,《港口经营管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令2009年第13号)》中规定,港口经营许可证的有效期为三年,而瑞海物流获得的这一份港口经营许可证的有效期仅为半年,从2013年1月24日至2013年7月24日。

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之所以最初的《港口经营证》的许可范围中没有危化品,因为在港口经营危化品仓储运输还需要按照《港口危险货物管理规定》(交通部令2003年第9号)办理《港口危险货品附证》,而办理后者的要求比较严格。

按照《港口危险货物管理规定》,获得《港口危险货品附证》最重要的条件是要由港口行政管理部门进行安全条件审查,“未经安全条件审查通过,港口建设项目不得开工建设”;在申请安全条件审查前,申请项目还需进行安全条件论证、委托具有法律法规规定资质的安全评价机构进行安全评价,之后向港口行政管理部门提交安全条件论证报告和安全评价报告;同时,项目的安全设施应当与主体工程同时建成,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通过专项验收,未经验收合格,不得从事港口危险货物作业。

但据《中国新闻周刊》掌握的材料,由于天津港已做出同意瑞海物流筹建危化品仓库的申请,在此后一年多的程序流程中,瑞海物流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2013年7月22日,天津港规划部对瑞海公司改建爱兰德原有库房场地为危化品仓库的申请做出批复,“同意规划建设”,并“允许从事2、3、4、5、6类危险货物装箱及运抵业务和8、9类危险货物作业”,但这份文件并没有提及批复依据。

2013年9月3日,滨海新区规划国土局对爱兰德物流有限公司改变规划指标从事危化品物流做出了批复,然而规划内容仅是调整了用地规划,包括“容积率由小于等于0.2,调整为大于等于0.1,建筑密度由小于等于20%调整为大于等于1%,绿地面积由大于等于10%调整为大于等于5%,建筑限高由小于等于20米调整为小于等于24米。”实际上,这段调整相当于取消了一部分用地规划的最高限制。

2013年9月25日,交港局批复了瑞海物流的安全预评价,要求瑞海办理后续文件。

2013年12月11日,天津市环境工程评估中心出具了对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意见,12月中旬,环评报告完成。

2013年12月31日,滨海新区环保市容局审批通过了瑞海物流的堆场改造工程。

之后,瑞海物流便正式开始将一个原来普通港口仓储仓库改建为一家危化品物流集散地。大约10个月后,2014年9月25日,改建工程通过了环保验收。

但更令人惊讶的事就发生在这10个月间。

2014年5月4日,交港局发布了一份“不对外公开”的文件——《天津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关于天津东疆保税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试运营期间港口资质的批复》(津交港发【2014】59号),该批复同意瑞海物流试运营港口仓储业务,时间自2014年4月16日至2014年10月16日,并明确同意了瑞海公司可储存危险货物、仓库堆场面积,以及货物品种、作业方式和作业种类。

4天后,瑞海物流便在工商注册信息中修改了经营范围:将“在港区内从事仓储业务经营(危化品除外)”,变更为“在港区内从事仓储业务经营(以津交港发【2014】59号批复第二项批准内容为准,有效期至2014年10月16日)”。

而此时,瑞海物流将普通仓储改建为危化品仓储的工程还没有通过环保验收。

知情人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没有通过环保验收、没有取得《港口危险货品附证》的瑞海物流,其实一直在经营业务。

可以验证的是《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瑞海物流纳税情况。2013年,瑞海共纳税8.85万元,其中国税2.25万元,地税6.6万元;2014年,瑞海物流共纳税34万元,其中国税20万元,地税14万元。另一份完成于2013年6月的瑞海物流安保部内部汇报资料也清晰地写道:“公司物料已开始储存,仓库内应有标识牌,相关部门应索要安全技术书提供给调度部和安保部存档。”

而这一期间,瑞海物流不仅没有获得《港口危险货品附证》,连它于2013年1月所获得的《港口经营许可证》也已过期。

2015年1月29日,瑞海公司增加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同时法人由李亮变更为只峰。但并未显示有追加资金到位。

瑞海物流最终获得各项合法许可证书的时间,就在爆炸发生前一个半月。

《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资料显示,2015年6月23日,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以下简称天津交委会)签发了颁发给瑞海物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经营许可证》,编号为(津)港经证(ZC-543-03),有效期3年。

同一天,天津交委会审批颁发了瑞海物流的《港口危险货物作业附证》,共四份,允许瑞海物流在其危险品库一(面积732.55平方米)作业危险货物碳化钙和硅钙合金;在危险品库二(面积251.84平方米)作业氰化钠和甲苯二异氯酸酯;在中转仓库(面积3117.81平方米)作业氢氧化钠、烧碱和硫化钠,以及在堆场重箱区(面积1.8万平方米)作业第2、3、4、5、6、8、9类危险货物。

一份透露秘密的内部安保记录

叉车工邱宏伟被叫醒时,完全不知道是几点。猛然惊醒后,他只看到窗外像白天一样亮,不时有“噼里啪啦”的爆炸声,手机里,公司领导在下达救火和搬挪货物的指令。

邱宏伟慌忙跑下楼,准备开上叉车去搬挪那些几十吨重的集装箱。忽然间,一股巨大的气浪瞬时涌来,将他掀翻在地,他甚至都没有听到爆炸的声音。醒来时,他不知道自己身处哪里。他看到身边有一棵树,就爬到树后,期望这棵植物能够为他提供一点保护,这时,第二股更大的气浪直接将他震晕在地。

一位接近瑞海物流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虽然报警时间是当晚22:50分左右,但据他所知,起火时间大约是晚上22点刚过,公司没有立即报警,而是试图先自己控制火势。

瑞海物流并非不重视安全。但要将一家初创的民营公司,迅速建设成规章完整、设施齐全、人员高素质的现代化企业并非易事。

在上述于2013年6月作出的瑞海物流安委会安保部内部汇报中,就指出了日常巡视中多次发现的安全隐患,这些隐患包括:

“施工方在施工过程中用电违规,电缆线接电处、电闸箱没有按照国家相关规定与瑞海公司用电规定来进行作业,经多次提醒未进行整改。”

“施工人员驻地卫生脏、乱、差,存在安全事故隐患,经过多次提醒没有处理干净(只处理一部分),安保部决定下发隐患整改通知书,施工负责人签字确认。”

“施工方负责人……在施工现场吸烟,无视公司规章制度。”

“近期公司中转仓库维修库门和进库引道,中转仓在没有大门的状态下存在着安全隐患。中转仓库拆箱、装箱作业区与消防队过于靠近,由于消防队冲洗车辆,水容易溅洒到8类装箱区。在进行掏箱作业时,掏箱作业工具角度不正确,容易造成安全隐患,建议公司进行改进。”

“目测高杆灯避雷针不能控制整个库区,重箱堆场、拆装箱区等需要单独设置避公司雷针,否则雷雨天气有可能遭受雷击,雷击中爆炸性、易燃性物品,有可能发生爆炸、火灾危险。”

“现运输8类货物车辆,不具备运输资质,一般都是半夜到厂区门口,等待公司上班后才入场,由于公司经营的货物属于危险品,存在货物滞留在外的问题。这些问题显然足以构成火灾的重大隐患。”

这份完成于2013年6月17日的安保材料,不只显示出瑞海物流在内部巡视时发生的问题,同时也证明了瑞海物流在整改原普通仓库的同时,在未经安评、环评、施工验收等必要程序时,就已经开始经营危化品业务。

2013年11月和2014年3月,瑞海物流分别组织过一次重大危险源事故应急预案演练和剧毒化学品泄漏应急处置演练。据其在官网公布的介绍,第一次的消防演练“内容丰富”:“使用手提灭火器、推车式灭火器、消防水带、水枪被等消防器材”、“提高了消防灭火组人员使用消防器材、消防安全设施的操作能力和技能。”并认定:“本公司重大危险源事故应急预案制定合理有效,演练运行较真实。”

瑞海物流认真总结了此次消防演练的不足,比如“个别队员打水带仍不熟练,以后应加强训练”;“演练灭火时人员疏散时部分人员表情不严肃,不贴近应急演练效果”;并且表示“演练有准备,应在无准备会时突然搞一次应急演练,明年可如此安排。”

然而,公司的宣传图片却显示其消防防爆装备均“漏洞百出”:在仓库中的电源开关柜、消防水泵、以及应急灯等相关装置,均没有采用专用的防爆器材;按规定,二类、四类危化品存放作业区域不能存在摩擦火花,要求使用防静电地板,但并未按此设置;运输叉车上需要安装防静电橡胶,也并没有;在消防演习展示中,也没有出现吸油棉、防火毯以及沙子这样针对危化物品的专业消防工具。

一位曾经参加古雷PX爆炸消防工作的消防队化学中队消防员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涉及危险化学品的仓库,其消防灭火设备应该包含以下物品:消防沙箱,灭火毯,移动式水炮,消防栓,消防水带,消防斧,消防楸,消防沙,防毒呼吸器,防酸手,防酸服,相应类型的灭火器等等。与之相对比,同样具有危品储运资质的中化滨海和新中港,在企业内还配有专门的消防车以及专职消防队。

与此同时,瑞海物流在经营中还存在严重的违规行为。

根据天津交委会颁发给瑞海物流的《港口危险货物作业清单附证》,允许存放氰化钠的危品库二的面积仅为251.8平方米。据测算,这样的面积仅能存放24吨氰化钠,爆炸发生后的公安部调查表示,爆炸当天现场存有氰化钠达700吨氰化钠。

目前,造成“8·12”深夜爆炸的原因尚未查明,但瑞海物流神秘而迅速地获得危化品仓储资质、在未经验收前违规经营、违规存放以及混乱的内部管理,或许都是这颗定时炸弹的导火线。

责任编辑:小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