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商业 政法 旅游 访谈 校园 星秀 教育 美容

资讯

旗下栏目: 时政 娱乐 社会 事件

吉祥物金奖高鹏:传统承新意 让民间艺术焕发青春

来源:视图网 作者:小霞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8-17
摘要:8月6日,第二届山西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吉祥物评选结果揭晓,山西传媒学院教师高鹏、隋津云夫妇设计的吉祥物晋宝被评为金奖作品。 设计师汲取了哪些元素,经过怎样的创意加工,才设计出了憨态可掬、喜感十足、文化气息浓厚的小晋宝形象呢?日前,本网记者对设

8月6日,第二届山西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吉祥物评选结果揭晓,山西传媒学院教师高鹏、隋津云夫妇设计的吉祥物“晋宝”被评为金奖作品。

设计师汲取了哪些元素,经过怎样的创意加工,才设计出了憨态可掬、喜感十足、文化气息浓厚的小“晋宝”形象呢?日前,本网记者对设计师高鹏进行了专访。

高鹏,1977年生人,祖籍山西忻州五寨,自小在太原生活。高中毕业后,出于对美术的喜爱,他考入山西大学美术学院雕塑专业学习,2003年任教于山西传媒学院;2008年,他考取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视觉传达专业硕士研究生。

隋津云,1979年出生于山西省侯马市,祖籍天津。2001年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美术系,同年任教于山西传媒学院,2008年考取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动画创作专业硕士研究生。

赴京读研之前,高鹏对在一线城市生活、一流院校学习充满期待,期待自己能通过深造建立更加鲜活时尚的现代设计观,体验全新的设计之旅。然而,他同导师第一次见面交流的主题,却是围绕家乡山西特色鲜明的传统文化展开的。

高鹏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华健心教授招收的第一个山西籍的学生。如何通过设计让传统文化焕发生机,华教授希望高鹏关注家乡的传统文化优势,并为他指出一个研究方向,即“传统的时尚化再设计”。

牢记着老师的叮咛,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高鹏见证了传统民间艺术传承的艰难和尴尬。有一年5月,父亲生病住院,情绪低落的高鹏偶然在医院门口遇到这样一件事:一个70多岁的老奶奶在摆摊卖手工虎头鞋,每双要价25元。一名女顾客走过来,拿着虎头鞋打量半天,向老奶奶砍价,“15块吧!”

面对砍价,老奶奶有些无奈。高鹏实在看不下去了——从2009年开始,他和妻子隋津云一直关注民间手工艺人的状况,知道她们一针一线缝出的虎头帽、虎头鞋、虎头枕凝聚了很多智慧与心血。

他走上前去,扳着指头和女顾客算了一笔账:“老奶奶做一双虎头鞋,准备好布料、彩色丝线等材料,一针一线缝起来,需要花费5天的时间。材料成本按照5块钱来计算,每天的手工费才4元钱,平均下来,一个小时挣几毛钱?而你,一口就砍掉了10块钱,老奶奶每天的手工费只剩下2块钱。

老奶奶年纪大了,眼花手抖,如果她辛苦做出的虎头鞋卖得这么便宜,即使身体状况勉强允许,她以后还有热情去做虎头鞋吗?或许,以后,我们只能在照片上看到虎头鞋了。”

高鹏的一番话得到女顾客和周围围观者的认可,女顾客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以25元/双的价格买下了老奶奶所有的虎头鞋,老奶奶满是皱纹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

山西地处黄河流域,俗话说“五千年文化看山西”,从艺术设计和研究的角度来看,黄土高原淳朴的民风造就了众多民间艺术经典,无论是布艺、面塑、剪纸、皮影还是其他林林总总的民间艺术门类,无不形式多样、内涵深厚、寓意深刻,这些艺术形象拙中藏媚、俗中集雅、粗犷朴实、鲜丽明了,极具装饰风格的同时又有显著的地方风味。这些作品从独特的角度和层面反映着三晋大地的历史更迭与文化变迁,包含着大气、质朴细腻直爽的地方特色,同时每一个艺术门类,每一个艺术造型夸张艳丽的色彩背后,无不寄托着对生活的美好愿景。这些民间美术的表现形式、价值追求和精神内涵无一不是值得挖掘并加以深入研究的优秀设计语言。

受到华教授启发后,高鹏的注意力不再单一关注商业设计的规律方法与流行趋势,转而回看家乡山西的丰富的民间美术资源,加之爱人隋津云老师从事动画创作,也逐渐把注意力投射到地域风格鲜明的民间美术的造型语言上。从2009年开始,二人开始关注家乡乡土气息浓郁的艺术形态,并利用假期有意识地深入民间,近距离探寻山西民间艺术的别样魅力。

在走访了众多老手艺人的同时,他们收集了很多老手工的刺绣、面塑、年画等等民间艺术样板资料。以晋南的侯马、新绛、稷山一代的手工刺绣虎文化为例,几年间他们已经收集了各式各样的虎头帽、虎头鞋、虎头枕等作品近千件,每一件都是凝聚了创作者智慧与心血的民间艺术经典。对设计专业和动画创作专业的夫妻二人而言,这些资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宝藏,并成为他们创意迸发的源泉。

高鹏拿出几件由民间手工艺人缝制的虎头帽介绍,这些虎头帽一般由农村妇女手工缝制,送给刚出满月的外孙,或者儿童时期的孩子。虎头帽一般以绒布或丝绸做底,用黄、白、黑等颜色拼出虎眼睛、虎鼻子等等,在帽子上方最中间则缝出一个“王”字。巧手的农村妇女往往就地取材,利用家中的布头做出立体的老虎鼻子,以银白色的锡箔纸(一般使用香烟盒的内层)缝制老虎的眼睛,把布头的经纬拆散了做成虎须,还利用铁丝、弹簧等连接虎耳、虎须与帽子主体,孩子戴上后晃动脑袋时,虎耳、虎须等处可以随之晃动,显得栩栩如生、虎虎生威。

按照帽子的形状,虎头帽又可分成单面虎、双面虎、狮虎合身等等。缝制这样的帽子并无定法,它融入了制作者的创意和智慧。一顶虎头帽子做出来后,常常要引起全村人们的谈论和评价。与虎头帽可成一个系列的还包括虎头枕、虎头鞋、虎头手套等。

而让高鹏和妻子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是,如今,这样的手艺已经面临失传的窘境。“据我们统计,村里60岁以上的女性小时候和大人学过,还会做;50岁以上的知道以前有做虎头帽的习俗,但不会做;40岁以上的从未动手做过;30岁的女性则认为这些都是老古董了,很排斥这些东西。”

高鹏仔细研究过这些民间虎头帽的色彩组合、形态创意,发现其在颜色、设计方面使用非常大胆,“大红、大绿、大蓝、大紫、金黄等,都是很鲜艳醒目的颜色;形态方面借助刺绣、描画、填充、捆扎等方式,富有立体感……那种设计、制作水平不亚于国际大师。但是,很可惜的是,这些很美的东西如今被现代人抛弃,成为了压箱底的东西。”

在教学过程中,高鹏也拿着这些作品和同学们探讨过,问大家是否喜欢这些民间工艺,这种手工制作的独一无二的作品在市场上应该卖什么样的价位,“这些90后的孩子们并不喜欢这些东西,只是像欣赏博物馆里的东西一样去看待,并不认为这些工艺品和自己的生活会发生什么联系。”传统和时尚是不是真的成了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高鹏和隋津云一边讨论一边反思。

在与同行的交流中,高鹏也发现,再美的民间工艺,如果被年轻人排斥,就无法在市场上流行,很快就会被时代的潮流淹没,无法得以流传。

此时,高鹏想起了老师的话,他开始尝试着通过设计师的思维,从这些老物件中提取一些元素,通过时尚化的设计,做出现代人喜欢的工艺品。

“你看,这两个杯垫,借助的就是虎头设计形象。再仔细看,虎的耳朵、眼睛、脚连起来,变成了两个‘喜’字,有了吉祥的寓意,我们起名为luckytiger。”高鹏拿起他设计的两件作品说,这两个杯垫使用的材料是一种叫做“不织布”的环保材料,通过激光雕刻技术,一次可以成批量做出来,节省人力,又能为年轻人所喜欢。

西方情人节快到时,很多年轻人都在微信圈秀玫瑰花,认为玫瑰是最好的爱情信物。而高鹏却把自己设计的作品拿出来,以另一种方式诠释爱情:

在这幅作品中,观众看到了传统的虎头形象,老虎的鼻子是一条金鱼。而分开看的话,组成老虎两边眼睛、眉毛、耳朵的分别为两只小猫的形象。

“最美的爱情不是送花送大餐,而是一只小猫用大半天时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钓上来一条小鱼,可是他却很慷慨地把这条唯一的小鱼送给了自己喜欢的小猫。”

高鹏还将“两只小猫一条鱼”的设计形象印制在靠枕上,他的这条微信引爆了朋友圈,不少青年朋友纷纷为另一半订购“爱情靠枕”,借以传达自己的爱情宣言。高鹏通过设计师讲故事的方式,向人们传递一种理念——传统的东西时尚化,更能让人深深回味。

这次尝试,更坚定了高鹏和隋津云的信心。此后,高鹏还设计了系列虎头形象靠枕,这些作品以民间手工艺人设计的虎头形象为蓝本,每一次的设计改造都围绕人们感受传统、体验时尚的双重标准展开。这些作品得到老师的认可,目前正在国内外销售。

不仅仅是喜欢最具代表性的虎头形象,高鹏和妻子还关注一切传统的文化元素。譬如,高鹏撷取了我省一些寺庙、道教宫殿的壁画形象,设计出以云纹等为主要图案的系列靠枕。这些靠枕摆在家中时,寓意吉祥且颇有文化气息。

“这些民间传统文化是祖辈缔造的经典,是一座宝库,可以为设计师提供源源不断的素材,我常常建议我的学生关注这座宝库。”高鹏说,在现代社会,很多人沉迷于手机、电脑、网络,摒弃了一些传统的东西,他却站在现代与传统的边缘,坚守一些东西。

比如纸质贺卡,曾经是很多人的拜年“利器”,可是经过演化,短信拜年、微信拜年、电子贺卡拜年等方式取代了纸质贺卡拜年。但是,身为设计师的高鹏却从2001年开始,坚持每年制作一张纸质贺卡,这些贺卡融入了生肖文化和设计师的巧思妙想。

高鹏拿出一张虎年贺卡,粗看,是一张背上写着“恭贺新禧”的平面老虎形象。可是,按照贺卡上标识的裁剪、折叠方式操作后,就变成了一只立体的小老虎,“恭贺新禧”四个字则成为虎背上的斑纹。互动性的贺卡,不但传递一声问候,更加让受众体验一把童年手工游戏的成就感,一条复制于他人的苍白短信可以被忘却,但一份摆在案头的情感却让人久久回味,这就是设计的力量。

责任编辑:小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