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商业 政法 旅游 访谈 校园 星秀 教育 美容

资讯

旗下栏目: 时政 娱乐 社会 事件

“侠客岛”评郭伯雄落马:西北望,射天狼

来源:视图网 作者:小霞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8-01
摘要:西北望,射天狼。 7月30日深夜,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以苏轼的这句名言做标题,评述郭伯雄落马。 文章说,去年6月30日, 徐才厚 再也不能被称为同志,没有捱过党的生日;今年7月30日,建军节前,郭伯雄被开除党籍。上一届中央军委的两位副主席,一位

“西北望,射天狼”。

7月30日深夜,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以苏轼的这句名言做标题,评述郭伯雄落马。

文章说,去年6月30日,徐才厚再也不能被称为“同志”,没有捱过党的生日;今年7月30日,建军节前,郭伯雄被开除党籍。上一届中央军委的两位副主席,一位为党“祭旗”,一位为军“祭旗”。

全文如下:

又是熟悉的夜间十点档。

又是信息量最大的那一句“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

又是历经数月调查后的突然宣布。

又是选在时间节点前。

去年6月30日,徐才厚再也不能被称为“同志”,没有捱过党的生日;今年7月30日,建军节前,郭伯雄被开除党籍。

上一届中央军委的两位副主席,一位为党“祭旗”,一位为军“祭旗”。

持“打虎放缓”论者可休矣。

预兆

打虎,似乎又回到了熟悉的配方与节奏。

7月30日夜,消息发出: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郭伯雄组织调查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决定给予郭伯雄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严重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根据这份通报,中央对郭伯雄开始组织调查的时间,是今年4月9日。而在那之前的一个多月,两会召开前夕,“军中最年轻少将”、郭伯雄之子郭正钢,名列军方密集发布的“16只军老虎”之列。

传闻从那时起就已甚嚣尘上。虽然有言论认为“老子是老子儿子是儿子”,但同样,在接受采访时,军方政协委员、解放军装备学院原副院长刘建表示,“孩子没有教育好,父母难脱其咎”;刘少奇之子、总后政委刘源上将则笑着说,“你懂的”。

岛叔的朋友则称,在西安,以往郭的母亲去看病,相关医院都会领导亲自安排迎接,准备最好的病床;去年开始,这一待遇则颇显“人走茶凉”,没什么人理了。

2013年3月,郭伯雄回了趟老家,出席一位亲属的葬礼。办丧事的人员十分警觉,一旦发现有陌生人靠近,“立即进行警告,甚至盘问”。

一家

在今天郭伯雄的通报中回想媒体对于郭家的密集报道,我们同样可以看到昭然若揭又影影绰绰的家庭式腐败踪迹。

在媒体此前的报道里,郭家成员大多“发展都不错”。

最受人瞩目的郭正钢,虽然拥有少将军衔不过46天,却在浙江军区任上留下了“任性”的印象,经常找不到人,开会到场后念完稿子就走,留下余下的与会者面面相觑;据报道,他的第二任妻子吴芳芳,则通过租用浙江省军区土地建设两家商贸城、凭借郭正钢关系获取杭州四季青市场经营权,在五年半时间内卷走15亿人民币。为此,商户集体上门讨债、抗议,甚至在军区门口喊出“郭正钢还钱”。

而郭正钢更被人记住的,是他私下里对反腐的表态:“反腐,搞一搞,意思意思就得了。”

郭伯雄的三弟郭伯权,从一家乡级信用社会计起步,“两三年升任一次”,官至现在的陕西民政厅厅长;四弟,则曾在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担任领导职务,为部队提供日用品。据《人民日报》旗下《环球人物》杂志报道,该服务社总部位于西安知名商圈小寨地区,紧邻省军区大院,社内名牌专柜、超市、电影院、卡拉OK等一应俱全,规模比普通商场更大。

没错,如果你还记得,今年5月,陕西省巡视组对民政厅的反馈意见中,就查出“陕西省救灾中心违规挪用8967.64万元”、“厅级领导干部住房面积超标”等问题,直指“党组领导班子的集体责任、党组主要负责人的第一责任落实不到位”。

切割

然而这些毕竟都是家族圈。

就工作来说,今年以来,至少有两名落马军内高级干部与郭家有关:一是浙江军区原司令员傅怡,在退休一年后被查,与郭正钢有工作交集;二是曾经担任过兰州军区副政委、政治部主任的范长秘,同样的47军出身,同样在十八大后晋升,也与郭正钢一同被宣布。有消息指出,他的升迁与郭伯雄关系密切。

“郭伯雄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职务晋升等方面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贿赂,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涉嫌受贿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

几行表述,中间隐藏的事实已无法使郭伯雄与其家庭切割。毕竟,既有自己受贿,也有通过家人受贿,还有利用职务为他人升官牟利。最后一点,则直指军内传言已久的“卖官鬻爵”、“明码标价”行为。毕竟,军内高级干部的提拔晋升,郭伯雄与徐才厚的话语分量都相当重。甚至有报道指出,即便是徐才厚的亲信谷俊山,在提拔一事上,也对郭伯雄“打点”不少。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惊梦

“军委的同志身居高位,全军官兵在看着我们,广大人民群众在看着我们。为人是否正派?做事是否干净?这是事关党和军队形象的大问题。……只有给全军作出表率了,我们抓全军作风建设才有底气。自己不检点,不清爽,不干净,让人家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怎么去要求人家啊?没法说,说了也没用啊!”

2013年,在军队,习近平的话言犹在耳。

以常理论,查处郭伯雄,中央应该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毕竟,两个军委副主席,都是政治局委员的副国级规格,军队的作战、后勤、组工、政治、装备等等重要事项都由其日常负责,不夸张地说,在一段时间里,他们的一举一动,军队里都有上行下效。

尤其是买官卖官一项,一旦成为军内人人皆知又不说破的潜规则,军队的战斗力、凝聚力必然大打折扣。而当其不为人知的一面被挖出、与在台上的所作所为形成对比时,其负面的政治效应,亦远为决策者决策前所深知。

疾在腠理,不治将愈深。是讳疾忌医、挂住脸面,还是向自己开刀、挖出毒瘤给世人看?

两害相权取其轻,刮骨疗毒显其定。

2008年7月24日,郭伯雄与徐才厚一同在中国剧院看了舞剧《牡丹亭》。这一场游园,最终还是到了惊梦时分。

责任编辑:小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