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商业 政法 旅游 访谈 校园 星秀 教育 美容

名企

旗下栏目: 名店 名牌 名企 财经

海南名企破产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09
摘要:□本报记者邓宇特约记者吴淑骁通讯员刘静吴进华2016年,有个重磅消息在海南炸开了锅:一家千万级企业海南伟×公司因无力偿还到期的1.734亿元债务,向法院申请破

□本报记者邓宇特约记者吴淑骁通讯员刘静吴进华

2016年,有个重磅消息在海南炸开了锅:一家千万级企业海南伟×公司因无力偿还到期的1.734亿元债务,向法院申请破产。办案机关经过抽丝剥茧,审计该企业资产和债权债务等财务账簿后,却发现了该企业法人代表孙某隐藏的另一个巨大秘密。

由一笔巨额债务牵出的破产案

孙某是海南伟×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是实际的经营管理者,多年来从事房地产行业,在业内也小有名气,他经营的海南伟×公司一向运行良好,在琼海有两个地产项目正在热火如荼地开发和建设中。但就是这个发展前景大好的企业,却毫无征兆地在2016年6月30日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

而在海南伟×公司申请破产的前三个月,该公司刚收到一份终审判决书——判决海南伟×公司在3个月内偿还债权人徐某1.734亿元及其利息。而3个月后,海南伟×公司就以公司自2003年开始亏损,无力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前脚刚被判决偿还债务,后脚就申请破产。海南伟×公司申请破产的背后到底有没有猫腻,海南伟×公司是否真的无力偿还这笔债务?

2016年3月,海南伟×公司债权人徐某怀着重重疑问,向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海南伟×公司申请破产一事提出异议,2016年12月,徐某以受害人身份到市公安局报案,控诉海南伟×公司法人代表孙某以虚构债务的方式侵吞海南伟×公司资产达1亿多元。2017年3月因徐某等人提出异议,市中级法院在开庭听证并召开债权人会议后驳回了海南伟×公司的破产申请。

原想金蝉脱壳

不料算盘打空

此事的核心就是“孙某是否虚构债务来申请破产”和“孙某是否有职务侵占和挪用公司资产作私用”这两大问题。

徐某与孙某和海南伟×公司的官司可追溯到2010年前,2008年到2010年期间,孙某和海南伟×公司为了琼海房产项目,与徐某发生借贷和股权转让关系,后来双方发生纠纷,徐某起诉,官司打了几年,直到2016年终审。这几年官司期间,海南伟×公司仍然正常运行,并没有申请破产,偏偏等到终审结果出来后,才有了申请破产这件事。这个节骨眼上,孙某确实有虚构债务申请破产的动机。再加上调查结果也显示,海南伟×公司自行申报的该部分债权虚增了数千万元。

至于徐某控诉孙某职务侵占的案件,美兰区检察院办案人员通过反复的询问和笔录,查找前期的往来款项,发现孙某存在通过公司账户向多人转账还款的记录,而这些人都未跟海南伟×公司有直接的业务往来,因此徐某认为孙某有通过职务之便,转移侵吞海南伟×公司资产的行为。后经多方一再核实,孙某的多笔不明转账其实是发生在与徐某官司之前,因此无法证明孙某为了逃避债务转移公司资产。因前期经营不规范,造成孙某个人借款和公司经营和开支难以厘清,实际上海南伟x公司的股东是孙某及其儿子,孙某没有将海南伟×公司掏空的主观动机,所以无法证明他有侵吞公司资产的行为。

2017年11月,美兰区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孙某涉嫌职务侵占罪的犯罪事实不能成立,孙某不构成职务侵占罪,同时也不构成挪用资金罪。但是在孙某的授意下,海南伟×公司作为被执行人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时未如实申报其债务,且虚构的债务高达数千万元。因此,以孙某虚假破产罪提起公诉。最终,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判定,被告人孙某犯虚假破产罪(未遂),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检察官说法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经营企业,就要对债权人负责,不能为了逃避债务就通过非法手段来申请破产。本案中,孙某作为知名的企业老总,因为一时的“老赖”心思,就虚构了数千万债务,尽管虚假破产未遂,但也付出了惨痛代价,从受人尊重的企业老总到锒铛入狱的罪犯,这样的巨大落差,实在得不偿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二条之二【虚假破产罪】:公司、企业通过隐匿财产、承担虚构的债务或者以其他方法转移、处分财产,实施虚假破产,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规定在《刑法》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第三节妨害对公司、企业的管理秩序罪中,其保护的法益是公司的管理秩序,公司实施虚假破产行为,既破坏公司的管理秩序,更直接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本案中,孙某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生效后,虚增公司债务数千万元进而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其直接目的就是不想履行债务,如其破产行为得逞,将严重损害包括徐某在内的66位债权人的利益。

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