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商业 政法 旅游 访谈 校园 星秀 教育 美容

访谈

旗下栏目: 领导 焦点 品牌 民生

“无爱的人间死灭了”|邓晓芒深入解读鲁迅的《伤逝》

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视图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2-14
摘要:本文来自邓晓芒老师于《鲁迅研究月刊》1994年第5期上的一篇文章,从中西文化冲突的角度分析了《伤逝》中的悲惨结局,「为什么真诚的爱情却结出了虚伪的果子」?鲁迅通过这一短篇小说到底想摧毁什么?慧田君经邓老师授权刊载,转载请注明来自原创专业哲学公众

本文来自邓晓芒老师于《鲁迅研究月刊》1994年第5期上的一篇文章,从中西文化冲突的角度分析了《伤逝》中的悲惨结局,「为什么真诚的爱情却结出了虚伪的果子」?鲁迅通过这一短篇小说到底想摧毁什么?慧田君经邓老师授权刊载,转载请注明来自原创专业哲学公众号「philosophs」。

  自从西方思想在近代与中国传统文化发生接触和碰撞以来,真正深刻地体会到中西文化和人格结构的本质差异、并通过爱情冲突在文学作品中把它揭示出来的,是鲁迅的短篇小说《伤逝》。

  

  然而,长期以来,很少有人中西文化冲突的角度来研究这篇一万多字的小说,这就难以深入到小说本身所蕴含的最内在、最根本的思想层次。本文想在这方面作一点初步的尝试。

  在《伤逝》中,从表面上看,与当时大量出现的描写青年人婚姻不自由、要求个性解放的文学作品类似,也写了一个反抗封建传统观念的令人心酸的故事。

  例如,涓生和子君的恋爱一开始就鄙视中国数千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旧模式,而完全是新式的自由恋爱,它具有近代西方人的典型方式:

  先是交际,谈文学、谈生活、谈反传统、谈新世界的理想。然后是互相倾慕、关心。继而是求爱,用了“电影上见过的方法”,即“我含泪握着她的手,一条腿跪了下去”。然后是公开同居,女的还同家里断绝了关系——这相当于西方的“私奔”。

  显然,子君的名言:“ 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正是西方个性自由、人格自主的回声;而涓生的“一条腿跪了下去”,也以西方女性崇拜的骑士风度,表达了“我的身体和心都属于你”的意思。就这样,他们获得了同居后短暂的安宁和幸福。

  但是,鲁迅的深刻处便在于,他并没有像通常描写个性解放的小说那样,把重点放在人物与环境的外在冲突上, 而是着力于表现人物在“安宁和幸福”的环境中的内心冲突即文化心理冲突。

  “安宁和幸福是要凝固的,永久是这样的安宁和幸福”。这种一潭死水的宁静决不是真正的爱。 爱应当是一团火焰,它包含生命的不安、痛苦和追求——这其实正是一种西方式的爱情观。

  然而,涓生虽然也懂得,“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但却终于凝固在安宁和幸福中,和子君一起在回忆中反复咀嚼着往日的爱情,其结果只能是使爱情变质、变酸,消失得更快,终于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最后是无法掩饰的冷漠。

责任编辑:中国视图网